博客网 > 情感驿站

上周五,旺财猫正挤在下班的车上,突然接到一个几年未曾联系过的旧同事电话,一接通,还来不及惊喜,就被提了一个让旺财猫大汗的要求:明天陪我去医院引产!

  话说这旧同事,就叫她琳吧。当初共事时,是公司的一枝花,漂亮、温柔、大方,人见人爱,不少人追求。后来旺财猫离开公司后,还陆续得到过一点消息。据说嫁了个不错的好老公,还在本城买了大房子,日子过得极舒心。从琳歇斯底里的述说中,这次让旺财猫狂汗加颤抖不已的事件,原来是这样子发生的。实在太惨烈,加之牺牲了一个无辜的孩子(男
  孩),让旺财猫现在的手还在抖.
  
  琳的婚姻,涉农,混PX久了,旺财猫知道这话题太敏感,搞不好要被人狂拍。犹豫半天,还是照实说吧。琳的另一半,就是传说中有农村出来的男凤凰了。据说老家是个不富也不穷的地方,GP家里也是一般而已。可是比琳就差远了。琳的父母都是退休干部,国企,哥嫂发展得也不错。两人都是毕业后从外地来本城发展。至于二人的相遇、相恋,应该和许多人都差不多吧,我想。总之就是爱上了,轰轰烈烈,非君不嫁,非君不娶。没办酒席,两人都图省事。互相见了下双方父母,PP给了1000元见面礼,事儿就算定下来。然后就是房子。
  
  琳和男凤凰在本城看了N个楼盘,以他们的工资,月供三千元左右,是没有太大问题,不过首付和装修、家电肯定不行。男凤凰月薪1万,存折上只有500块,全部支援家乡了,用他的话,我妈帮我存起来娶媳妇用的。可是到了娶媳妇的时候,不提这一碴了。现在小两口要弄房子了,琳的父母赶紧拿出折子,10万块,无偿支持闺女,还无限歉意,女啊,爸妈能力有
  限,实在拿不出更多了。
  
  哥嫂开了一家小公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拿出了5万支援,再借了5万(无息贷款)。
  
  再加上琳自己工作以后拼死拼活存的钱(琳做策划,有时还写稿子发表),终于供了个比上
  不足比下有余的房子。
  
  从琳两口找房子到买房到装修到入住,GP虽然有联系,不过就反复表态,儿啊,爹妈老了,木有能力啊,帮不到你们,可苦了你们了。男凤凰赶紧表态,木有关系!我们靠自己!哪能要你们的钱!琳当时虽然心里很不是味,但也没有吭气,毕竟还沉浸在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的喜悦里。
  
  小两口有一段时间无比恩爱,就是装修房子那阵,虽听人说装修房子十个有九个夫妻要吵架,不过他们没有,前所未有地齐心合力。入住后才半个月,GG打电话来了,儿啊,你妈病了啊,有大半年了,不敢和你们说,怕花你们钱啊,知道你们不容易呢。男凤凰一听急了,什么?什么病?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看?啊?赶紧让兄弟送你们过来!现在房子搞好了,我和你媳妇正想接你们来享福呢?什么?木有钱?怎么可能?知道你儿子的房子值多少钱不?
  光这个壳,就是五六十万!你们只管过来!什么?木有路费钱?我给你们寄!快着点来,可不能耽误了!放下电话,男凤凰一查自己的卡,上面只有100块(那400,当然是添了东西了,多少也得出点钱吧,他自己说的),于是十万火急让琳赶紧汇3千回去作路费。琳当时虽说仍旧不痛
  快,不过,人家说是生病,还很急的样子,大半年了,敢拦着么?只得乖乖汇了钱。
  
  于是,GG、小叔子、小叔子媳妇、小叔子两个女儿(一个三岁、一个一岁)、PP的弟、PP的弟的孙子,一行人浩浩荡护送PP来GZ治病。到的那天,琳当时上班去了,有个比较大的策划案,不去不行。回来一开门,当场傻眼。每个房间,包括主人房,都是人,还有烟(那种大烟叶卷的),一岁娃在她的丝绸被面上大睡,还尿了一泡,三岁娃穿着她的鞋子(500元)在”走秀“,全部人眉开眼笑夸:我妮聪明啊。男凤凰看到琳,一反以往的殷勤体贴(他们是谁下 班早谁做饭),大手一挥:怎么才回来!(当时是晚上7点)快做饭,都饿了!琳当时脸上有点不好看,一半也是被那大烟叶给熏的,PP的弟立马说,ge啊,你媳妇脸色不好看,嫌弃咱乡下人呢,我说了不来不来,你非让我来,你看,招人嫌了不是。男凤凰立刻说,她敢!看您说的,她上班,用脑多,累的。我媳妇您不是没见过,不喜欢笑的。快做饭去!琳扫了下一屋子人,勉强笑了笑,说,要不,咱们去外边吃吧。我今天也累了,也没来得及买菜什么的。男凤凰一听,说,对啊对啊,咱去外头吃。PP不干了:我儿子虽说一个月1万块,可在这gz算个啥?你们就这么过日子?还是在家吃吧。都不是外人,你爸、你兄弟、你舅们也不是外人。男凤凰一听,对对对,还是咱妈体贴咱,快做饭去!
  琳跟男凤凰说:那咱们一起去买几个菜吧。因为这当儿她已经检查了一下大冰箱,发现能吃的几乎都没了,至今也没闹明白头天买的水果、雪糕、菜上哪去了。这一票人上午到,也就是中午弄了个饭啊。男凤凰答应一声,正准备出门。传说中生病的PP又拉大嗓门说:你个男人,知道买什么!我去!
  琳吃了一惊,说,妈,您病着呢,算了,我去吧。男凤凰笑了,说,你们想吃啥?于是一片嚷声,震得琳耳朵嗡嗡响。虽然小区附近有大超市,也有菜市场,不过等买完菜、做完、吃完,已经是九点了。这中间,GG和PP的兄弟还喝酒,只能干陪着。男凤凰刚准备收拾碗筷,
  PP又不意了,嚷,儿子,你现在一个月1万块啊,上班多累,还要洗碗?一边就准备掉泪:
  我儿命苦。这时男凤凰的兄弟瞪着老婆:快收拾!没个眼力见!男凤凰赶紧冲琳:喂,你怎么回事?琳没吭气,默默收拾了,等她冲完凉上床,已是近一点钟,凌晨。刚开始,PP还想睡主人房,直接把行李都搬到他们房间。琳发现苗头后,把男凤凰拉进卫生间,压低嗓门说,你今天让任何一个人睡我的婚床,我就烧了这间屋!于是才避免这场大火。男凤凰搂着琳说,老婆啊,你今天受委屈了,我对不起你啊,没办法啊,爸妈一辈子低头做人,好不容易把我给熬出来,没办法啊。你将就下。过几天,咱弟和舅们肯定会回家的。等妈病好了,不用我们说,他们自己也会走的。哪里住得习惯。你忍下,我会补偿你的。
  琳听了,心里稍有宽慰,自己的委屈不是没人看到啊,LG不就明白着吗,他家就这风俗,木有办法不是。我不支持他,哪个支持他呢?再说了,他们又不住一辈子,我熬一下,就过去了。我撕了LG的面子,不就是撕我自己的面子么。于是枕着LG的胳膊,香香地睡着了。
  第二天,两口还在做梦呢。重病的PP来”砸“门:琳啊,起来啦,准备做早饭啦。我们没所谓,你男人还要上班啊。琳挣扎着看一下手机,我的亲娘啊,凌晨四点!这时男凤凰也被吵醒,没好气地吼了一嗓子:妈,一大早你不好好睡,抽什么风!我们是七点起床!早餐都是到楼下买面包牛奶!一分钟后,厨房里传来乒乓响声,动静之大,让全体人都迷糊说晃了出来(除了孩子),GG叉着腰瞪着PP,死老婆子,你又不会用煤气,你折腾个啥?这不有媳妇在吗?干嘛啊?男凤凰看琳瞪着他,赶紧说,咱爸妈早上都吃面条或米饭,没法吃牛奶、面包。琳说:嗯?那意思我以后每天四点钟起来做饭?
  这时PP说:四点早吗?啊?我们乡下,那鸡一叫,哪个媳妇不是立马起来烧饭?
  啊、、、、、、琳问:是吗?那妹妹(指小叔子媳妇)也是这样子?小叔子媳妇赶紧往后缩了一缩,极轻声地嘀咕道:有病。小叔子马上揪着他媳妇回屋。琳也甩头进屋,很大力地关上了门。沉默了三分钟(大约),PP嚎叫:苍天啊,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噢。我辛辛苦苦拉扯到我的儿,指着过点好日子。我欢欢喜喜来看我的儿啊,到头来要看人脸色哟。我做人没得
  意思哟、、、、、、老天哪,开个眼啊,欺负老人不得好死哟。
  
  估计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在外面大眼瞪小眼,束手无策。也没人哄劝,光听PP在那唱,琳也没听懂,反正好梦是没了,只得躺着郁闷。没办法,从小到大,哪见过这阵势,没经验哪。反而是小叔子夫妇,一直闭门不出。没这一会,物业不干了,值班管理员带一保安来敲门,原来邻居投诉了。PP不理,唱得更起劲。男凤凰觉得没面子了,朝物业挤了挤眼,说:妈,你再闹,他们要罚我钱了!PP立马止声:啥子?凭什么?我在自己家里哭,我防着谁了我?物业会意过来,正色道:大妈,您刚住进来吧,不知道本市不允许燥音扰民吗?我们已经接到投诉了。如果您再不收声,我们要开罚单了。PP赶紧不吱了。这事算是告一段落。说回男凤凰之前说的除GP以外的平白多出来的那几个,不是说住”几天“就走么,最后是住了一个月(估计那家是火星时间)。吃够了,玩够了,带着大包小包,还有票子,心满意足恋恋不舍地回家了。走时PP哭得泪眼POSUO(这字突然不会写),呜,这就走,没意思。再来啊。这大城市不好玩,跟坐牢一样!等他们走,琳初步算了一下账,这个月一共花了1.5万,不包那3千路费(之前寄的)。
  这时,琳突然回过神来,问男凤凰,咦,妈不是说重病,要过来看病的?这一个月,可是天天在玩,我看脸色好得很啊。男凤凰不乐意了,那叫脸色好?那高血压病人脸色都好!妈忍着的,怕咱担心不是。这一个月,咱忙成这样,哪里有时间带她看病?琳迷糊了,可是,咱忙是因为你兄弟一家和你舅们在这里,才忙的啊。(每到周末,他们要去玩,逛街,sz、zh、zq,玩了个够,还闹着要去XG看下。好在户口在老家,一时没法子****,不然就真去于是,接下来这6个月,就是轮流在本市各大医院转,还住院。男凤凰一手操办的,琳忙着上班挣钱,没顾上。男凤凰那半年,工资扣了不少,靠琳顶住。就算不吃饭,那房贷不能短,银行分分钟要收房的。从病历上看,琳没看出什么大事,无非高血压,腰腿痛。住院呢,就是打个吊针、做个理疗,吃点药。PP还打电话给老家众位关注她的乡亲,都没怎么治呢。没办法。还是痛啊。
  
  话说凤凰妈辗转本城各大医院,住了没多久,不顺意了,为什么啊?但凡住过院的,陪过病
  人的,都知道医院的伙食啦。于是,男凤凰和琳“商量”,你看,以后你是不是做点可心的
  饭菜送到医院去?咱妈咱爸都瘦了,那医院的饭没法吃。琳瞪大眼,你觉得我有时间做好饭
  再送去?我中午也是吃盒饭哪!男凤凰说,那早上中午就凑合,晚上总可以吧?总得让咱爸
  妈吃一顿可心的不是?琳说,GZ交通你不是不知道吧?我就算6点正常下班,我到家得几
  点?买菜、做完得几点?就算我不吃,赶紧着送到医院得几点?你也不怕把你爹妈给饿死!
  
  凤凰可能觉着有理,不吭了。就这样,凤凰妈在医院住一住,再回来,又换家医院,再住
  住,又回来。一直折腾了半年之久,花的费用就没法说了。男凤凰的工资是高啊,1万块,
  可是,在结婚前,每个月只留下基本费用,其余全部上交了,前面说过,理由是存着娶媳妇
  的,可是到了男凤凰结婚,这钱就被“黑”了,琳还不能提,一提就得吵,男凤凰那意思,
  做小辈的,怎么能盯着老人的那点子可怜的养老钱呢?咱有手有脚,咱自己挣不成?到买楼时,男凤凰的折子上,就只剩下500大元。琳和男凤凰在婚事确定下来后就去看楼,一登记没多久,就买下了。登记后,男凤凰的钱自然也没再上交,不过,男凤凰认为他能持家,琳太大手大脚,不会过日子(这也是事实),于是,经过协商,财政开支由男凤凰把持,就是说,琳的收入,也上交给男凤凰。然后呢,每家父母每月孝敬2K银子。除了供房款和日常开支,剩下的,存起来,名字是男凤凰的,但折子在琳手里(琳说这叫互相牵制)。可是,琳的父母坚决不要那2K,而男凤凰的父母呢,则很是哭天抹泪了一阵子,觉得委屈着呢,娶了媳妇,儿子上交的钱钱就一下子缩减为2K!没天理啊!
  
  供房后,由于琳的钱基本全被贡献给房子了,其实小家的财政已近赤字,但由于男凤凰工资
  还可以,琳的收入也不低,基本工资有3K几,再加上小外快什么的,应该是很快能攒起来
  的,可是由于凤凰妈这一折腾呢,那一年,他们的日子过得很紧,有时甚至让琳一恍忽,觉
  得自己好好的,结婚做什么啊?连吃口好的,都会被男凤凰唠叨,咱妈还在医院呢,你就不
  能省着点儿?不吃那雪糕你会饿死?好在凤凰爹妈在医院日子多,因此虽然不舒坦,但总算
  是没什么大的过节。
  琳为什么选中男凤凰呢?现在总结有几点:1,在拍拖时(或者说男凤凰家人不在眼跟前
  时),男凤凰的确是温柔体贴,百依百顺,那种略带点憨厚的神情和举动总是让琳心动。
  2,男凤凰显得很孝顺,琳觉得孝顺的男人肯定没什么大毛病(先汗一个,偶当年也是这么
  认为,看坛子里其他贴,好多吐血姑娘也是这么认为的)。3,去男凤凰家省亲时,男凤凰
  一家显得很真诚、老实、质朴,凤凰妈总是在人前人后把琳夸成一朵花,琳觉得很受用。琳
  觉得和这家人打交道,可是放心。
  
  
  话说凤凰妈在医院折腾半年之久,瘦了不少,估计也是实在熬不住了,瞅瞅实在是治不好了
  (你想啊,高血压啊腰腿痛啊之类的老人病,您住美国,也治不好吧?),坚决不再住院。
  拉着男凤凰的手,眼泪汪汪地说,儿啊,妈这半年,实在拖累你了啊。妈实在不能再住了,
  再住,媳妇该有小话了啊。妈图个啥,不就希望你和和美美过小日子?妈老了,这病么,是
  没什么好治的了。你的孝心妈也领了,你放心,妈一时半会也死不了,不过熬着罢了。儿
  啊,只要你过得好,妈就高兴了。把男凤凰感动得,回来后对着琳眼泪也是哗啦哗啦地流,
  咱妈总是为儿女想,操心 了一辈子!琳听完男凤凰的描述,总是别扭,后来想,可能不是
  自己妈?因此没法子体会?
  
  
  是,凤凰妈不由分说,坚持出院回家。琳也暗自舒了一口气,再住下去,她也快敖不住了。
  谁知那口气还没舒下来,更大的郁闷又开始。为什么啊?凤凰妈开始在她的家当家了。首
  先,凤凰妈在她上班时,把全家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包括主人房。从琳的衣柜里翻出琳的陪
  嫁新床上用品拿到自己房间用上(全套啊,枕头、被子、床单,陪嫁中最贵的一套,琳没舍
  得用),把琳准备的床上用品收起来。琳回来后,气得半死,又不好发作,拉着男凤凰私下
  狠狠说了一顿,男凤凰低头不吭。洗衣事件:琳再三交代,全家衣服要分开洗,内衣外衣也
  要分开洗。凤凰妈却坚持把所有衣服扔一起搅,包括琳的华歌尔、安莉芳什么的。琳实在没
  法,只得把自己来不及洗的衣服藏起来,想等下班回来后再洗。结果凤凰妈总是会挖地三尺
  搜出来。不由分说按自己意思处理。琳刚开始不好意思,总是让男凤凰去说(因为不一个地
  方,语言沟通也有点障碍),男凤凰总是嗯嗯啊啊干答应着。琳后来发现男凤凰根本没去说
  的意思,就只好硬着头皮直接交涉,妈,以后我的衣服您别操心了,我自己洗就成了.
  
  凤凰妈瞪大两眼,马上笑,行,行,本来吧,我想我没事儿,想帮你呢。你们上班多忙啊。
  琳高兴了,心想男凤凰真没用,你看多大件事,就打个招呼嘛。结果到了晚上,关起门后,
  男凤凰怒气冲冲问琳,你什么意思?你嫌弃咱妈?琳说,怎么会啊?男凤凰说,那你为啥不
  让咱妈洗你的衣服,你不就是怕自己的衣服和爸妈一起洗觉得脏吗?啊?以前不见你多讲
  究!我们俩的衣服不都放一起洗?啊?他们脏,我还是他们生的呢?你倒不嫌脏?琳这时委
  屈得都快哭了,你说什么呢?我们是两口子,我们的衣服放一起洗不好正常吗?再说了,那
  内衣不也得分开洗, 还得用手洗啊。我那华歌尔二百多一件呢。你放洗衣机搅,不就洗坏
  了吗?男凤凰不吭了。然后有一回,琳就听到凤凰妈给老家不知谁打电话,我大媳妇好着
  呢,就是能花钱哪,我儿的钱都被她花完了,你不知道啊,那胸罩都得二百多一件哪,就那
  一点儿破布,啧啧。
  
  做饭事件:这也是老一套了,坛子里经常见的,还真有点抄袭嫌疑。长话短说,就是,如果
  男凤凰不回来吃饭,凤凰妈就只做一个菜,青菜,有时还没炒熟,还有话,我就爱吃生的!
  琳吃不下,就自己下厨去炒多几个菜,一般是肉菜。凤凰妈就会把脸一扭,坐那生气。凤凰
  爸这时就会去劝,算啦,孩子自己想吃,自己炒,你跟着吃就成了。这件事,男凤凰倒是站
  琳一边,时不时跟凤凰妈说,琳就爱吃好的,你老人家爱吃素,她爱吃肉,那咱就有菜有
  肉,大家都吃得高兴嘛,是不是?于是凤凰妈听了儿子的,终于不再坚持做素菜。可是在做
  汤上,她较上劲了因为琳喜欢煲汤,男凤凰也赞不绝口,凤凰妈发现后,也不甘示弱,也学
  着煲,可老太在汤里放大量花椒、八角,有时还有小茴香之类!第一次,男凤凰喝了一口,
  皱眉,没吭气。琳就直说了,妈,汤里不能放这些大料,GD汤讲究清淡。这种汤不好喝的。
  凤凰妈没吭,笑了笑。然后从此,那汤里的花椒八角是一天比一天多,密布一层!凤凰妈还
  使劲给他们添一大碗,说,快喝!香着呢!妈手艺不好,让你们见笑,没办法,人老了,就
  是个废物,讨儿女嫌的。于是,男凤凰和琳就苦着脸喝花椒八角汤。再到公司附近狂喝凉
  茶。终于有一天,男凤凰憋不住了,说,妈,您能不能不放这花椒和八角在汤里了,你儿子
  快喝死了。凤凰妈瞪他一眼,从此,那恶梦般的汤才算完。
  
  
  
  中间,还有若干家务事,应大家要求,就不再一一细述,总之,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破事。
  琳呢,总是在被动应战,一退再退。因为男凤凰说了,这是我妈,你就不能让着点?她能活
  多少年?她能在这呆多久?就在琳忍到不能再忍,绝望之极时,大救星出现了。小叔子媳妇
  又怀上了第三胎(想生个儿子啊),于是小儿子打电话来,妈,你快回来,你媳妇这回一定
  生孙子!。凤凰妈赶紧收拾,催着男凤凰快快订票。
  
  男凤凰自然不乐意,拖啊,磨啊,就是不准亲妈走,最后终于订下票,那几天,男凤凰失魂
  落魄,琳好生奇怪,说,你妈又不是不再来了,现在你弟媳妇怀孕,总得有人在家照顾不
  是,你垂头丧气干嘛呢。都成家了,三十几的男人了。男凤凰不吭气,因此,琳也始终得不
  到他的真实想法。不过,就是觉得暗自奇怪。凤凰妈收拾了N个大包,再加上儿子硬塞的一
  个月工资,欢欢喜喜直奔回家服侍二媳妇去了。走前,拉着琳的手上,娃啊,妈在这里,可
  是拖累了你们啊。花了你们那么多钱,你们要多少年才能挣回来啊!不花这些钱多好噢。对
  不起你们啊。琳一时居然说不上话,只好狠狠咽下唾沫,干巴巴地说,妈,这是我们应该
  的,您就别寻思了。男凤凰在一边苦着脸,一副愁样。凤凰妈说,琳啊,可要好好过日子
  啊,两个媳妇里头,你最能干,妈最喜欢。回头你想妈了,打电话过来,妈马上过来看你。
  妈真是舍不得你们啊,没办法啊。妈一时也不会死,不过也活不得几年,能守你们一天就是
  一天啊。男凤凰的眼睛又红了。琳心里郁闷之极。
  
  
  
  于是,琳几乎是欢呼雀跃送走凤凰爹妈,男凤凰蔫了一阵子后,又恢复常态。两人又开始
  恩恩爱爱,琳说,平心而论,没有凤凰家人在眼跟前,男凤凰绝对是个好男人。有时,她
  几乎都觉得以前发生的那些不快的的事,都是在发梦而已。他们在平静过日子同时,凤凰
  弟媳妇生了老三,又是个闺女!凤凰妈郁闷得,男凤凰赶紧说寄5K给弟,凤凰妈勃然大
  怒,有什么好寄的!你还过日子不过!都是自家兄弟,讲的什么虚礼!(凤凰弟生前二
  胎,凤凰妈也坚持不许他寄钱,不知是否因为生女的原故)。
  
  
  但怒归怒,媳妇和娃还是得拉扯,据说二媳妇亲家不是好惹的主。于是,日子一晃就到了
  今年。关于小宝宝的问题,琳的本意,倒没想生金猪,想过二三年再说,因为总觉得没存
  多少钱,心里慌。之前两口的打算,为了优生优育,琳一怀上就辞职回家待产,专心生宝
  宝,等宝宝大点了,再出来上班,前提存够足够的银子。可是,这个宝宝就那么无意中来
  临了,初时,琳很是慌了一阵子,因为原计划中的什么提前三个月吃叶酸啦、锻炼啦、禁
  酒啦,都没实施。
  
  
  琳爸琳妈知道琳怀孕后,大喜,赶紧让琳不要上班了,专心呆在家生育宝宝。男凤凰苦着
  脸,左算右算觉得银子不够啊。琳妈赶紧说,那爸妈每月支持你们一千五,做为生活费。琳
  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呢。刚开始,男凤凰向他家汇报怀孕。凤凰爸妈也是大喜,一个劲
  说,儿啊,你可得和琳说清楚,一定要生儿子啊。咱老*家的根,不能断在你们这一辈啊。
  男凤凰哭笑不得,听了一番罗索后就商量减少养老费的问题,意思是琳要辞职,这样他们的
  压力会很大,琳家还主动提出每月贴给他们一千五的生活费呢,那咱那二千是不是少给点,
  一千成不。凤凰妈狂怒,破口大骂,大意是老娘当年怀了你个催命鬼,还天天下地干活,生
  你当天都发作了,痛得半死,还在地里,没一个人帮忙,只得拖着一大车东西慢慢挪回家,
  往地上一坐就开始生你个王八蛋。现在你个*****有两个臭钱,刚种上就把老婆当神供起
  来,连你老娘的生活费都不肯给。
  
  
  男凤凰被凤凰妈一顿狂骂,蔫了,只得乖乖照给,可是面对琳父母的宽厚,多少觉得没脸。
  琳心里也不痛快,没说什么,可是脸在那摆着。琳父母知道情形后,急了,怕女儿不开心,
  赶紧那个一个哄,劝完女儿劝女婿,大意是人家在乡下,没有保障,紧张钱也是正常的,咱
  何必为这个闹不开心,倒显得小心眼。父母留再多钱有什么用,百年之后还不是孩子们的。
  于是,琳就办好手续,回家呆着了,不过公司老总和上司比较喜欢她,一时半会没了她,有
  些事也不太顺,于是她业余时间还帮公司写点东东,顺手挣个零花。男凤凰的表现还是不错
  的,家务事一切免了,还请了钟点工专门做饭包靓汤,连冲凉洗脚都是男凤凰上。琳很是过
  了一段滋润快活日子。随着琳肚子一天大过一天,由谁来照顾月子的话,自然提上日程。琳
  的爸妈刚好在照顾她哥嫂的孩子,才一岁多点儿,自然分身乏术。琳呢,是早早跟男凤凰挑
  明,不乐意GP侍候月子。于是,就计划找月嫂及保姆,先由月嫂照顾2个月,接下来由保姆
  负责。男凤凰一同事生过孩子,还热情帮他们推荐了人。保姆还好说,月嫂的费用就有点
  贵,不过琳的哥嫂说了,2个月月嫂费,由他们负责出。后顾之忧解决,琳和男凤凰算是开
  心了。
  
  
  又拿手擦眼泪,儿啊,你们可要争气啊,你兄弟没儿子,妈在家里都快抬不起头啦,有回和
  你婶子吵架,人家一张口就是没孙子的绝户,妈当时快死过去啦。这时两个追赶打闹的丫头
  哗一下冲过来,重重地撞到琳的肚子上。琳哎呀叫了一声,男凤凰赶紧把她扶到沙发上坐
  好,又揉又摸搞了半天,好在也没什么事。这当儿,凤凰妈开始大声地打鸡骂狗教训那两丫
  头,总之乒乓声一片。琳的头在嗡嗡响,终于回过神后,问,这两小鬼住几天?男凤凰赶紧
  说,咱弟搞了个小型加工厂,忙不开,咱妈就带来了。咱弟说了,不白住,给生活费。琳的
  血刷地一下直冲上脑门?你的意思是,你妈要带这两人服侍我的月子?男凤凰没吱。凤凰妈
  大嗓门开始广播,琳啊,这话你就见外了。你们不是有月嫂和保姆跟这儿的吗。又不是外
  人,你兄弟的孩子,你正经侄女儿不是。琳这时已经觉得胸闷心慌,连手都在颤抖,男凤凰
  也感觉到了,赶紧握着她的手,用企求的眼神看着她。琳冷冷地问,你们来之前,有征求过
  我的意见吗?你们决定带这两个小鬼到我家住,有问过我吗?凤凰妈尖叫起来,什么?我上
  我儿家,我和我儿说声就成了,你现在什么意思?琳冷笑着问男凤凰,成,就算你说得对,
  你上你儿的家和你儿说声就成了,那这意思,是你同意他们来的?还拖两个小鬼?嗯?男凤
  凰陪笑说,老婆,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你看,这我不是没来得及和你说呢嘛。你不是出去
  玩了嘛。你看,来都来了、、、琳大吼一声,合着你们全家当我二百五呢!
  
  琳气得大吼一声后,倒是把凤凰一家吓呆了几秒,没见过这样。琳说她当时满脸通红,气鼓
  鼓坐在那,活象一只肚皮快涨开的大青蛙。凤凰妈嘴一咧,又开始嚎唱,哎呀,我命苦啊,
  我欢欢喜喜来看我的孙哪、、、还没唱完,男凤凰一声大吼,闭嘴!凤凰妈愣了,连琳也愣
  了。男凤凰板着脸,用前所未有的坚决,说,玩几天,你们就回去吧。琳的月子,我们都安
  排好了。你们不用管了!让你们不要来,非要来!凤凰爹一直没吭气的,这时说,琳啊,这
  次我们没打商量,是我们不对。不过你妈也是一片好心。你看来都来了,非要我们走,我们
  回去脸往哪搁?大家都知道我们是来照顾媳妇月子来了。都羡慕我们有了城里大孙子。我老
  *家这一辈,也有个GZ娃,多好的福气。这下子没几天给媳妇撵回去了。这老脸往哪里搁。
  说着,老头就掉开了泪.
  
  
  琳说完,径直洗洗,睡觉。那两丫头老实了一阵子,又在打闹追赶,琳大喝一声:睡觉!
  再吵我把你们从阳台下丢下去!摔死你妈个*****!两丫头愣了下,乖乖不出声了。凤凰
  妈又尖叫,你怎么这样说孩子啊,你可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哪!你、、、凤凰爹沉着脸喝
  住她,回屋去!于是凤凰妈唧咕着牵着两孩子进房间了。晚上男凤凰舔着脸上床,被琳连
  打带踢赶出房门。男凤凰不敢和她拉扯,只得在小书房将就一晚。琳一夜没睡,那口恶气
  憋在心里头。于是睁着眼看表,等到凌晨四点,开始砸小书房的门:起来!做饭!我饿
  了!妈的,嫁你有什么用!怀着你孩子,连口热乎饭都吃不到嘴!于是一家子被吵醒,面
  面相觑。
  
  可是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没事要生事。由月嫂照顾琳的月子,2个月后由保姆接上,这
  个方案,早在5月,男凤凰就通报了家里。凤凰爹妈也是同意的,一则老二那三个娃也确实
  得有人看着,二则侍候月子和奶娃也不是个容易事,用凤凰妈的话,我都侍候3个月子了,
  磨人哪。还夸男凤凰有孝心,舍不得爹妈受累。可是才过一个月,凤凰妈变卦了,突然之间
  就死活要来侍候月子兼长住,要带到琳的孩子上小学!
  琳这回坚决拒绝了,斩金截铁告诉男凤凰,我一辈子可能就生这一个宝宝了,我和你妈合不
  来,我可不想到时变成仇人。男凤凰呢,一开始,也觉得他妈没必要来,家里都安排好了。
  可是架不住凤凰妈三天两头哭(凤凰妈总是打男凤凰手机,响一声,挂掉,等他打过去,然
  后开始诉说,一般是60分钟以上)。凤凰爹刚开始没表态,后来可能也撑不住,就打电话跟
  儿子说,兄弟姐妹几个,你妈打小最疼你,现在你生娃,你妈要不在,她觉得过不去,再说
  了,爷爷奶奶侍侯媳妇月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不然,亲戚们还会以为我们不和睦。琳如果
  想让月嫂照顾,那就还请那什么月嫂和保姆也行了。就让你妈在眼跟前看着她孙子不就得
  了。你妈说了,城里讲究生一个,生男生女都一样。你妈也不介意你们生男生女的,你怕什
  么呢。
  
  
  
  男凤凰犹豫了,觉得他爹出的也是个好主意,对啊,月嫂保姆咱照请,爹妈也照来,又不累
  着老人,又满足老人看孙的愿望,而且多个人,多少多分力,那多 舒服啊。于是就跟琳商
  量,琳仍旧一口回绝,男凤凰没想到一向好说话的琳这次这么坚持,也有点不快,说,你是
  不是对咱妈有想法?那是我妈?她生我养我,无非就是点生活习惯不同,就得罪你啦?那你
  意思以后我们永远不再见面?琳说,什么事都好说,这件事不成,我希望我的月子过得舒
  心,不希望在月子里置气。男凤凰软硬兼施,琳就是不松口,那边又催得紧。还惊动老家的
  三姑六婆,什么你妈血压又高啦,什么你妈天天在家哭啊,什么你妈吃不下饭啦。男凤凰左
  右为难。
  
  
  不过,当着琳的面,如果凤凰妈打电话来哭闹,男凤凰还是软言细语劝他妈,等孩子大了再
  来,也是一样的。于是,整个六月,都在凤凰妈不依不饶的电话轰炸中度过。一眨眼,又到
  七月啦。七一那天,是周日,琳的原公司有个同事过生日,盛情邀请琳去。于是琳欢天喜地
  去了,男凤凰跟她说,小心点,好好玩儿,平时在家也怪闷的,多玩会也没关系,到时我接
  你。琳的心里暖乎乎的。于是开开心心玩到吃完晚饭,同事开车送她回小区。一进门,琳差
  点载个大跟头。客厅里坐着凤凰爸、凤凰妈、凤凰兄弟的大女儿、二女儿!琳站在门口,足
  足愣了一分钟,男凤凰赶紧奔过来,殷勤地提鞋拿包, 问长问短。琳不吭声,冷冷地盯着男凤凰。男凤凰不敢对视,说,哎,那个,爸妈心急,自己就过来了,都到了车站,才给我打电话,你看、、、哎,真是的。没办法。凤凰妈也过来,笑成一朵花,摸着琳的大肚皮,哎,我的乖乖啊,肚皮这么尖,又不显情,肯定是个儿子,哎,妈可盼到这一天了。
  
  
  第二天,男凤凰不敢上班,打电话请假。洗衣拖地做饭,和以往一样表现。凤凰妈的脸很
  黑,但没有出声,两孩子也安静了许多。琳一边啃水 一边跟着男凤凰晃,一边不时说,第
  一天。男凤凰问,什么第一天。琳说,我给你限期三天,今天第一天。男凤凰苦笑着说,老
  婆,别闹了。你都当妈的人了,今年也三十了,不小了。平时跟我撒个小孩子脾气没关系,
  现在爸妈在这,你看笑话。琳说,笑话?没错,你们家这本经,是够笑话的,哭着喊着赖着
  要舒服儿媳妇月子,还拉扯上两小鬼。男凤凰说,这什么话,在乡下,爷爷奶奶带孙子那是
  天经地义的!我兄弟家的孩子也是孙子,我家的也是孙子,咱妈不也是想一碗水端平嘛。琳
  拉长声音说,哟,在一个儿子家带另个儿子的孩子,这也是天经地义的?这哪家规矩哪里的
  风俗啊?男凤凰不吭了,说,我不跟我扯,哎,你现在大肚子,都是我错,行了吧。我让着
  你。琳说,那你的行动呢?三天,记住,三天!三天过后,你还在和稀泥,和我的宝宝过不
  去,我就让你下地狱!第一天,由于琳的坚决和狠话,男凤凰终于意识到一点,一向温柔、
  贤惠、大度的老婆,这回看来真没办法糊弄了。于是晚上,男凤凰去客房,关起门和爹妈
  “谈判”。没多久,凤凰妈就开始嚎唱。为什么说是嚎唱呢,据琳说,那老太招牌动作就是
  一把坐到地上,然后一边嚎(应该是大声哭,可是没眼泪,因此叫嚎),一边象旧时说书先
  生一样唱,一边双手还在腿上拍打。折腾了一晚上,男凤凰象斗败的公鸡,灰溜溜回房,
  围 着大床叹气来回走。琳躺着看书,没理。
  
  
  第一天晚上,男凤凰由于没完成琳的要求,自然被轰出主人房。第二天,男凤凰依然不敢上
  班,可怜巴巴地守着爹妈老婆和那没出世的孩子,一副吃憋神情。琳不理睬任何人,该吃就
  吃该睡就睡。而凤凰妈也高高地扬着脖,不时唱几句“咱老百姓今儿真高兴”。琳心里快气
  疯了,又不想表现出来。婆媳俩就象一对斗鸡,彻底地、公开地铆上了。凤凰爹不时和颜悦
  色地、轻言细语地和琳搭几句话,琳也不好意思不理。于是又过一天,晚上,男凤凰在琳杀
  死人的眼神下,又关门开会。凤凰妈这次不嚎唱,而是大吼,我告诉你个*****没良心的东
  西!老娘我偏不走!我还就住这儿了!我要和你住一辈子!谁想走谁走!我呸!男凤凰又一
  次战败,回小书房思过。琳的心里突然揪了起来。不知下步究竟该怎 么办。
  
  
  第三天,琳由于好几天没睡好,脸色很差劲,睡个大懒觉,懒洋洋爬起来,一出房门,男凤
  凰、凤凰爹、凤凰妈刷地围上来,吓得她倒退三步。于是拿毛巾的拿毛巾,倒水的倒水,热
  牛奶的热牛奶,琳一下子以为自己穿越时空进入皇宫,成了太后。整整一天,凤凰一家都是
  小心翼翼的讨好神情。琳的心里不由开始犯酸,那股狠劲也慢慢开始下去了。甚至想,至于
  这样吗我?老人想看个孙子,也没大错。至于生活习惯,大家再磨合磨合?反正有保姆有月
  嫂,我也不会受罪吧?自怀孕后,男凤凰还是挺维护自己的。也不再旁人面前装大爷,吆三
  喝四了。还买了育儿书认真地看着。于是,琳心里想,或者还是算了吧。只要他们把那两小
  鬼弄走就成了。 GP毕竟是LG的爹妈。只是不好先开这个口,得等他们来先说。于是到了第
  三天晚上,好象是7月4号吧,男凤凰巴巴地跟到主人房,可怜地看着琳。琳看着丈夫似乎瘦
  了一圈的脸,胡子拉渣的,不由心软了。说,好吧,就让他们住下吧。不过那两小鬼得赶紧
  送走。男凤凰激动之极,赶紧冲出去报喜。
  
  
  没一会,凤凰妈开始尖叫,什么?送走大妮二妮?为什么?啊,你们不是没地方住,不是没
  钱,不是没人管。啊,还说不重男轻女?啊,你兄弟在家那么忙,你们能帮不能帮,啊?做
  人怎么这么自私!光顾着自己孩?她怀个金蛋呢?她爸妈还是什么干部呢,还受过高等教育
  呢,就教出这么个没家教的货、、、琳的血再次冲上脑门,盛怒之下冲了进去,大喘着粗气
  问男凤凰,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话!你是要你妈还是要我?男凤凰急了,你说什么呢?不要问
  这种无聊问题好不好?一个是老妈,一个是老婆,哪个我都要。搞不清你们女人脑子里究竟
  在想什么!琳回忆说,当时确实杀人的心都有了。不过突然之间,也就是电光火石那一刹
  那,她明白了,这个男人,是永远不可能站出来维护自己的了。琳说,自己活人快三十年,
  跟了这男人五年,然后就突然那么一刹那,脑子里开了条小缝,明白自己当了五年二百五。
  于是,她平静地转身回到房间,把门紧紧关上,把存折、首饰、重要票据全部收好,放在自
  己包包里。而凤凰妈却以为琳服软了,因为男凤凰似乎不站在她一边,很是得意,高声说了
  好些为人子为人媳的道理。一夜无话。
  
  
  星期四一早,男凤凰由于得上班了,就直接上班去了。琳故意迟迟不出来。GP也懒得叫她。
  等他们带着两个小鬼下楼去买菜,琳迅速拿着收拾好的小包包,闪人。琳的娘家不在本城,
  那她能去哪呢?她有个最铁的死党---花,也在本城安家落户,晚上就联系好,要去她家住
  几天。花自然同意。花嫁的是北方人,HN,和婆婆同住,也是涉农,平时也时不时闹个小意
  见什么的,但花家很消停,因为,1,大事上花做得主,只要花****起来,花LG立刻投降,
  2,花的HN农村PP极老实,一辈子勤劳善良,任劳任怨。于是,花两口虽然那天得去上班,
  但花叮嘱了PP,有这么个人会来咱家住几天。于是花 P就呆在家里等门儿。热情地接待了
  琳。等花两口下班回来,琳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花的房子是二房,花提前和LG、PP商量
  好,这几天PP暂时睡客厅沙发,因为得照顾琳是大肚子,弄得琳怪不好意思.
  
  
  当晚,花把LG轰到沙发上,拉着琳说了大半夜的话。之前,琳没细说婚后的事情,觉得鸡毛
  蒜皮的,没什么好说。花听完,简直气愤不已,准备第二天就找男凤凰好好谈谈。而琳的出
  走呢,其实本意也是耍花枪而已。如果当天或第二天,男凤凰态度好点,积极追过来,左求
  右求的把她弄回家,或者把那两小鬼弄走先,只怕也没后来这么惨痛的局面。可是,男凤凰
  明显被凤凰妈洗脑了。凤凰爹妈发现琳不在家,也没理。男凤凰在当天下班后,才得知老婆
  愤然出走,自然也是打电话找人。琳在气头上,也说,我两母子打算死在外头也不让你收
  尸!你别找了!男凤凰学给凤凰妈听,凤凰妈恼了,甭理她!还上天了!她没啥地方好去,
  就算住人家家里,好意思多住么?过几天自己就乖乖回来了!丢不了!男凤凰这头猪,又把
  这话学给琳听,琳那个气啊
  
  话说琳被气得跑到花家,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带走了要紧东东,可是骨子里,还是希望男
  凤凰追自己回来啊。道个歉认个错什么的。可是,男凤凰就光让她回家,其他不提。说多
  了,还说她不懂事。花没办法,亲自出马,打电话问男凤凰,到底打算怎么办?你老婆现在
  可是怀着你的孩子啊,你们家就不能让她点?男凤凰郁闷,可那是我妈,我能怎么办?我要
  气着我妈了,我也担待不起。花左说右说,男凤凰就一副蔫样,花傻眼了。琳怒了,这个
  台,是没法子下了,心呢,也着实冷了,我怀着你孩子,你都不能站我一边,可见心里的地
  位。于是下最后通碟:不把那4个人弄走,我就打胎去!不过了!男凤凰急了,哎,你不是
  说送走孩子就成了么?琳说,我改主意了。
  
  平心而论,说这个话时,琳也是赌着气的,才没真想打。男凤凰只怕也是这么认为吧。花两
  口还在绞尽脑汁想折呢,男凤凰又把琳的狠话学给他妈听了。凤凰妈又跳脚,叫她去打!她
  要不打她不是她爸养的!拿这个吓唬人!哪个信哟!于是,男凤凰这只猪又把话学给琳听,
  还跟花了一次。意思,我妈都说了如何如何,我妈说的不会错。花急了,祖宗,你能不能不
  两边传话啊?大约是周四晚上和周五白天,琳把男凤凰约出来,花陪着,含着泪问男凤凰,
  我的问题改了---你妈和你孩子,你要哪个?你妈不回去,你的孩子就不会生出来。你做个
  选择。男凤凰光在那吭吃,你又耍小孩子脾气,有这么选择的吗?我妈是孩子的亲奶奶,为
  什么非要做个选择?琳说,我现在怀着你的骨肉,你和你家让我这一次,不行吗?男凤凰没
  吭气。花在一边不停劝说男凤凰,看在孩子份上,不要和大肚子较劲生气。男凤凰不吭气。
  
  
  想想自己的婆家,那我算万幸了,至少我家婆婆在外就一直维护我们,就算是他亲戚朋友,甚至姐姐要想从我们这拿走一分钱都是很难的,我婆婆老是对老家的人说, 唉,我儿子很不容易的,就那么点钱还要供房养车呢?家里都是媳妇管.对我娘家,我就会说是老公管钱,所以从结婚到现在很少有内地的人和我们借钱.这样很好的吧,以前就老是有人找我老公借,反正借了也是没还的,JM们学我这招吧.不要打脸充胖子,想想我们的钱来得容易吗?不借又不好,就学我这
  一招.
  
  
  
  
  
  
  这次谈话,用花后来跟旺财猫的话来说,让琳跌到冰窟窿里。回花家后,琳抱着花哭,我用
  他的亲儿来要挟他,都不能使他维护我一次,你说,我还过个什么劲!是不是在男人心里,
  老婆永远是第二位的?花百般劝慰,琳还是伤心不已。然后把自己关在卫生间,狠狠地嚎
  哭。吓得花两口在外面使劲拍门,急得满头大汗。花PP也在外面一边哭一边拍门,开门哪,
  妮,不要想不开啊。没多大的事。大娘给你包饺子吃。你说都是一样的农村PP,咋就这么不
  一样呢。
  
  先吃饭去琳在卫生间里从嚎哭到抽泣再到没声,大约四个钟头,花一家守在门外,急得半死。本来有
  备用钥匙的,可一时也找不着在哪。绝望得不行的时候,琳打开了门,已经走不动了。花老
  公把她抱着床上躺着,花PP过来搂着她掉泪。琳这时却是平静下来,也不吭气。花觉得不对
  劲,就打电话给男凤凰,说,你快来看看你老婆吧。这次她是玩真的了,你可别后悔啊。男
  凤凰也急,答应着要来。可不想当时他在家里,花还以为他在单位或者外面。凤凰妈知道
  后,又大骂,认为男凤凰这时去,就是服软,以后不好管了。凤凰妈认为琳是拿胎儿要挟她
  儿子,因此不能让如这个意。说就算怀个龙胎,也休想在我老*家横着走路!花听得一清二
  楚,眼见男凤凰沉默,急了,不过男凤凰还是表示,会来接琳回家的。只是,等啊等啊,男
  凤凰却连短信都没再发一个。等花再打去,居然就关机了。花傻了。
  
  男凤凰后来解释说是手机刚好没电,可是花打家里固话也打不进,疑似被拔线,不过这是后
  话,追究没意义。花正急得抓耳挠腮,琳却从床上爬起来,拉着花和花PP的手,扑通就跪下
  了。把花们吓个半死,可是扯又扯不起。琳跪在地上,很坚决地求他们,陪她去引产,在她
  娘家人没来接走她前,容她在这里住。花急了,赶紧说,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快起来。
  不过我有个条件,就是,如果你再找个朋友一起陪你去。我就陪你。因为这个责任太大,我
  一家,担不起。于是,琳翻开电话本,找啊找啊,找到旺财猫了。旺财猫为何被选中?一,
  琳不想找最近的同事、朋友,事情太大,她要这个脸面。二,当年在公司,琳和旺财猫还是
  谈得比较知心,只是后来各奔东西疏远了。三,旺财猫有亲戚在医院。于是,旺财猫正在下
  班路上,接到了这个暴汗不已的电话及要求。于是,就从琳歇斯 底里的述说和花的补充中
  大约知道了前因后果。
  
  
  旺财猫经过一夜痛苦思索及挣扎,决定不帮琳这个忙。为什么呢?1,这几年确实没和琳有
  多大来往,一来往,就要负这么大个责,真是负不起,万一引产手术过程失败,大人有个啥
  的,旺财猫要后悔一世,这是自私想法。2,如果琳只是一时冲动,过后后悔,旺财猫就是
  帮凶。3,六个月的胎儿,那都是人了,早产的话,也都能活了。据花说,从B超单(彩超)
  上,宝宝的样子一清二楚,紧紧的小嘴抿成一条线,秀秀气气的,特象琳。左边小拳上手指
  一根一根清楚得很。如果引产,太残忍,旺财猫受不了。于是,旺财猫第二天上班后(俺们
  周六也要上班,命苦啊),再次和琳认真的谈了一次话,说干了口,琳只是沉默,轻轻说了
  句,麻烦你了,我明白你的担心,那就算了。然后琳自己收拾东西,去了医院。花两口没
  折,跟着去。花PP在后面追,一边哭一边喊,妮啊,太狠心哪,一条性命啊,你可不能伤他
  啊。实在不要,你生下来给大娘吧,大娘养啊、、、、、、花看PP哭得凄凉,也忍不住跟着
  哭。可是琳却居然没有一滴泪,平静得很。花后来说,琳是真下了横心了,还带上一本法律
  小册子,好象有一条,妇女有生育权之类,心专门划上红道道。去后,直接说家变要离婚,
  因此孩子不能留。医院很讶异,不过收了,但是没立马做,而是让琳先住下了,再预约安
  排。这当儿,花两口拼命给男凤凰打电话,让他来医院。花LG破口大骂,你妈的B不是男
  人!男凤凰听起来似乎很着急,可还是不相信琳会下这个狠心,而且一再强调解释,凤凰妈
  年纪大了,古怪,没办法,万一有个好歹,自己要被老家人抽死的。琳只是闹脾气而已,应
  该不会来真的。麻烦他们看着。花哭了,说,就算她吓人的,你来看一眼,不成么?男凤凰
  说,好。
  
  
  旺财猫得知琳去医院,急得不行,好容易熬到中午,打的冲了过去,那时,旺财猫以为孩子
  没了,过后一看,还在呢,松了口